欢迎访问云南省肿瘤医院官方网站
>守“沪”之声
  当前位置:首页>
守“沪”之声丨杨娇:中国共产党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杨娇

云南省肿瘤医院 昆明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胸二外科 主管护师

云南省第二批援沪医疗队队员,援沪期间就职于上海瑞金医院泸湾分院亚重症病区

援沪

守“沪”之声: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驰援上海,抗击疫情,重任在肩,使命光荣。


5月22日,援沪期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杨娇如往常一样,穿好防护装备提前15分钟进入上海瑞金医院泸湾分院亚重症病区接班,还没走进病房就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送我回去,我老陈73岁,活够了”,不出意外,老陈又开始闹腾了。

WechatIMG241

作为杨娇主管护理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老陈是唯一一位意识清醒的患者,但他的病情并不乐观,高热,气促,心悸,呼吸衰竭,可这些症状似乎并不影响他的闹腾劲儿。老陈是我们云南援沪医疗队队员从贵州援沪医疗队手里接过来的11个重症患者的其中一个,他脾气可以说是倔得飞起来,随时要扯氧气管,从不配合俯卧位。每次见杨娇进病房,老陈就扯着嗓子喊“送我回去,我老陈73岁,活够了”,看杨娇一出病房,他立马就不喊了,还伸着头随时观察杨娇什么时候进去,好准备再次喊起来,跟个小孩儿似的,从此他就成了杨娇挂在嘴边的“老陈”。每次杨娇都会和接班老师说:“看好我的老陈!”

WechatIMG240

记得有一次上大夜班,杨娇进门没听见老陈的喊声,只见他喘得很厉害,身体虚弱地蜷缩在病床。杨娇听交班老师说他的病情比之前严重了,心里不禁难过起来。夜深了,杨娇低头给他抽血急查,他慢慢抬起手,指着杨娇防护服上的党徽,“你们…都是…党员啊?”老陈缓缓说道。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来缓解病痛,杨娇打趣说到:“可不,我是有12年党龄的老党员呢,您呢?您是党员不?”老陈费力地伸出四个手指,骄傲地说:“啧啧啧,我,入党四十三年!”“哟,那就真的是老陈同志,能为您服务,我骄傲!”杨娇笑道。但没听见老陈接她的话,她抬头一看,只见他眼里泛着泪光,摇着头哽咽道:“我们上海…这次…真的对不起你们”,杨娇愣了一下,立马说到“什么上海!在这里只有中国,这自己帮自己不正常嘛”。老陈随即又拉高了声音说“送我回去,我老陈73岁,活够了”,刚想老陈又要开始闹腾了,谁知他紧接着说道“然后把这个床给其他需要的人,我不想浪费国家资源,不给你们添乱,我老陈73岁,活够了”。杨娇瞬间眼眶湿润了,原来老陈的“闹腾”里藏着的是一个党员的无私和奉献。杨娇指着胸前的党徽说:“我们不会放弃每一个人,您不是浪费国家资源,您是我们在这里坚持的理由”。

WechatIMG242

看着在病区忙碌的战友,环视着满是重症患者的七楼,援沪期间的工作画面不停地在杨娇脑海中闪现,持续推药和输血,紧急插管和吸痰,不停报警的监护仪和呼吸机……看到上海的生活因为疫情防控而变成停滞状态,杨娇心里非常担心,她心想:“我们到底能不能挺住,上海到底能不能过关?”在社区核酸采样和舱内护理过程中,她找到了答案。

WechatIMG246

杨娇在援沪期间工作的七楼病区原本是内分泌科,因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救治需要而被紧急征用为新冠肺炎亚重症病房。上海有无数个这样被征用的“七楼”,有无数像杨娇一样来自五湖四海的医护人员,大家一起坚守在病房,众志成城,守护着上海的老幼妇孺,大家坚信一定能打赢大上海保卫战。回想那天,杨娇说她应该对老陈说:“你可以义无反顾的相信党,因为我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你永远不会被放弃,所以腾床回家的事儿就别想了。”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能够作为援沪医疗队的医院支援上海抗疫,对于杨娇而言,不仅是履行身为一名中共党员的职责使命,也是以实际行动坚守医者初心的具体体现。“我们党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历经40余天的援沪抗疫,杨娇也更深刻地感受到了我们党的伟大、国家的强大和民族的团结,也更加坚定了她时刻守护人民健康的初心。


医院资讯
云南省肿瘤医院
支付宝
满意度问卷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