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院动态 > 医疗工作 >

我院成功救治一名恶性高热患者

时间:2015-11-06 17:0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思宇 李砚文 王永顺 点击:
近日,我院一名29岁的男性患者在进行甲状腺癌根治术过程中,突然发生极为罕见的恶性高热,患者体温迅速升高至42℃,生命垂危。我院多科室通力合作,采取有效措施,最终成功救治了这名恶性高热患者。据了解,这例恶性高热病例为我院第一例,全国有报道的第三

 
     近日,我院一名29岁的男性患者在进行甲状腺癌根治术过程中,突然发生极为罕见的恶性高热,患者体温迅速升高至42℃,生命垂危。我院多科室通力合作,采取有效措施,最终成功救治了这名恶性高热患者。据了解,这例恶性高热病例为我院第一例,全国有报道的第三十七例病例,也是云南省成功救治的第一名恶性高热患者。


 
     10月26日下午3点,该名患者在全麻状态下进行甲状腺癌根治术时,患者出现气道压力增高,考虑麻醉过浅,给予加深麻醉,效果差,同时患者逐渐出现心率增快,最快至180次/分左右,二氧化碳潴留,呼末二氧化碳最高至105mmHg,血压下降,体温增高,最高至水银温度计所能测定的最高值42℃,有循环系统功能衰竭的症状,情况十分危急。经抽血化验并结合临床症状,麻醉手术科王忠慧主任、张毅主任考虑患者发生了罕见的术中恶性高热,手术终止。我院多科室立刻进行联合诊治,还积极联系省内外专家会诊,最终临床诊断该患者确实发生罕见的恶性高热。


 
      恶性高热是目前所知的唯一可由常规麻醉用药引起围手术期死亡的,极为罕见的基因遗传性疾病,麻醉期间的发病率为1:50000-100000。它是一种亚临床肌肉病,在非麻醉状态下无明显异常表现,而接触挥发性吸入麻醉药(如氟烷、安氟醚、异氟醚等)和去极化肌松药(琥珀酰胆碱)后可出现骨骼肌强直性收缩,产生大量热量,导致体温持续快速增高。在没有特异性治疗药物的情况下,一般的临床降温措施难以控制持续增高的体温,最终可导致患者死亡。据文献报道,术中发生恶性高热患者的死亡率为70%以上。
      医院领导高度重视对这例恶性高热患者的救治工作,专门成立了由李高峰副院长挂帅,医务部、重症医学科、麻醉手术科、头颈科、放射科、超声影像科、检验科、护理部等科室专家组成的医疗救治小组,尽最大可能挽救患者生命。在救治过程中,医务部指定专人联系落实院外专家对患者进行急诊会诊,进一步确认患者发生术中恶性高热。放射科、超声影像科、检验科为该患者开通绿色通道,对患者进行急诊检查,为临床救治工作提供可靠的分析数据支持。重症医学科成立了专门的医护小组,派专人对患者进行重点看护。



 
     由于目前治疗恶性高热只有丹曲林这种特效药,但该药在国内极为稀少,我院也无这一特效药,因此能否尽快找到“解药”丹曲林成为了决定抢救成败的关键。我院医疗救治小组上下联动,争分夺秒,为该患者在全国各大医院寻找丹曲林。
     医疗救治小组成员、麻醉手术科王忠慧主任恰好知道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有丹曲林,她迅速联系华西医院麻醉科左云霞主任,希望能从华西医院空运丹曲林到我院。幸运的是,王忠慧主任从左云霞主任处得知“微笑行动”组织(美国)云南办事处有丹曲林。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此时距离临床确诊为恶性高热已经两小时,患者危在旦夕。王忠慧主任立刻与“微笑行动”组织(美国)云南办事处的王晓卫院长取得联系,王院长表示已获知我院有恶性高热患者,正准备将丹曲林送到我院,免费用于救治该患者。
     10月26日下午5点40分丹曲林送达我院。麻醉手术科医护人员立即将配溶好的丹曲林输注给患者,随着特效药物的快速输注,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三小时的患者病情开始得到控制。
     待病情初步稳定后,患者转入重症医学科继续监护及治疗。此时,患者血肌红蛋白值为8424.00μg/L↑,比正常值高了60多倍,多项血气指标提示患者存在严重的呼吸衰竭,代谢性酸中毒,情况仍然危急。
     时间就是生命,大多数医疗专家对恶性高热可能一生未见,我院医护人员也并没有太多的前瞻经验去遵循。但面对年仅29岁的年轻患者,面对家属的期望,我院医护人员没有犹豫,竭尽全力挽救病人生命。
     因从未接触过恶性高热病人,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快速上网查询有关该病的相关资料,其中一篇名为《华西专家意见:术中恶性高热的识别与治疗方案》的文献中对高热、酸中毒、心律失常、尿量的维持等治疗提供了宝贵的意见。科室医护人员医护人员立即给予患者相关的监测,并使用降温毯给患者体表和头部降温,大量输注液体,维持患者生命征平稳。但患者的肌红蛋白依然持续走高,再如此下去,即使抢救成功,患者肾功能也会出现严重的受损或衰竭。
     生死时速,该怎样才能避免患者出现肾功能的受损或衰竭?在王永顺主任的指示下,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立即行持续肾脏替代(CRRT)治疗。第二天患者的情况明显好转,但远远没有脱离危险,呼吸衰竭,循环衰竭,肝肾功能不全,血肌红蛋白仍远远高于正常。
     随后,在李高峰副院长的指示下,我院专门医疗救治小组立即组织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黄青青主任,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呼吸内科郝青林主任,解放军昆明总医院(四十三医院)血管外科郭皓光主任会诊。各位专家第一时间给了我院医疗救治小组大力支持和宝贵意见。
     最终,该名患者在与死神抗争了10天之后,病情明显好转,各项指标逐渐恢复正常,还可以在病区中行走并进行简单的功能锻炼。11月5日,患者转回普通病房继续治疗。目前,患者的血液标本已被送往北京协和医院进行基因检测,做进一步确诊工作。
     在这次救治过程中,我院多科室相互协作,省内外专家联合诊治,慈善机构热心参与,共同挽救了这名29岁年轻患者的生命。此次救治,体现了我院“仁于心,勤于业,精于术”的院训精神,同时体现了我院医护人员“全心全意为病人谋福祉”的高尚医德。此次对于这例恶性高热患者的成功救治,也增加了我院今后在抢救罕见疾病患者方面的经验,有利于今后紧急医疗救治工作的开展。
 








(责任编辑:宣传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